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首页 / 马拉多纳:他是我的第二个父亲_kilosb.jisucs.com / 内容

马拉多纳:他是我的第二个父亲

作者:尹力|时间:2017-06-25 17:40|来源:kilosb.jisucs.com资讯网|评论数:|字号:[小] [大]
核心提示:马拉多纳:他是我的第二个父亲

(原标题:马拉多纳:他是我的第二个父亲)

2005年10月26日,古巴哈瓦那,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与阿根廷球星马拉多纳一起玩球。图/东方IC

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当地时间25日晚逝世的消息一经传出,世界多国政要和国际机构负责人纷纷对卡斯特罗逝世表示哀悼,并对这位古巴革命领袖的功绩作出高度评价。

阿根廷球王迭戈·马拉多纳与古巴前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的深厚交情一直是国际足坛的一段佳话。26日,卡斯特罗逝世的消息传出,让他的忘年交马拉多纳哭成泪人。他动情地表示,卡斯特罗对他来说不只是朋友,更是他的“第二个父亲”。               据新华社

追忆

马拉多纳“无法抑制地痛哭”

马拉多纳正在克罗地亚观看戴维斯杯决赛时听闻卡斯特罗去世的消息。他在球场告诉媒体,听到这一消息,就好像是阿根廷男子网球运动员德尔波特罗朝他胸口发了一个球,“我无法抑制地痛哭起来。自打我父亲去世以后,我从来没有这么伤心过”。

马拉多纳与卡斯特罗的奇妙缘分始于1987年,刚刚帮助阿根廷在墨西哥世界杯夺冠的马拉多纳第一次拜访古巴并被卡斯特罗接见。

马拉多纳后来接受哥伦比亚电视台采访时回忆了自己和卡斯特罗初次见面的情形。他说,他们俩一见如故,很快就产生了亲切感,这让自己也感到有些意外。

2000年,马拉多纳到古巴接受可卡因成瘾、酗酒以及过度肥胖的治疗,并且一待就是4年。他回忆道:“当时阿根廷的诊所对我紧闭大门,因为不想让我死在他们手上,(免得坏了名声),但卡斯特罗向我敞开了古巴的大门。”

马拉多纳对卡斯特罗给予的鼓励至今难忘。他强忍泪水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卡斯特罗说我能做到,然后我确实做到了。现在我站在这里,谈论他。这是我对他最好的回忆。”

马拉多纳说,在古巴期间,卡斯特罗一般早上来看他,陪他“侃大山”,谈政治,聊体育,鼓励他早日康复。他说,卡斯特罗有时还和他彻夜长谈,从午夜一直聊到天明,依然兴致勃勃。

兴趣广泛的卡斯特罗和马拉多纳的家人也相处融洽。马拉多纳说,卡斯特罗曾和他的母亲以及前岳母滔滔不绝地大聊烹饪之道,而且还谈得十分投机。马拉多纳还将卡斯特罗的肖像文在自己的左腿上。

2005年,马拉多纳接手阿根廷的一档电视节目,请到了卡斯特罗做嘉宾,并送给这位德高望重的古巴领导人自己当年在阿根廷国家队踢球时的战袍。今年年初,卡斯特罗还写信给马拉多纳,间接回应关于他去世的谣言。

如今卡斯特罗真的离世,马拉多纳说,他将前往哈瓦那,送老朋友最后一程。

悼念

尼阿两国宣布全国为其哀悼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发表声明说,卡斯特罗在领导古巴革命、推动古巴教育和医疗方面的领导力将被人们铭记。在联合国大会等国际和地区论坛上,他为推动社会公平发出了强有力的声音。他在拉美及世界事务中都富有影响力。

第71届联合国大会主席汤姆森发表声明,对卡斯特罗逝世表示悲痛,并表示,卡斯特罗为自己的祖国和人民奉献了一生,为推动发展中国家进步、特别是在促进教育和医疗方面作出的贡献将被人们永远铭记。

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发表声明,称赞卡斯特罗是一位“坚决的人和历史性人物”。他表示,欧盟与古巴的关系开启了新篇章,欧盟将继续深化与古巴的关系。

俄罗斯共产党领导人久加诺夫表示,卡斯特罗是当代伟大的政治家和最杰出的国务活动家之一,他把一生奉献给了劳动人民,在争取正义和尊严的斗争中为各国树立了榜样,令世人敬仰。

巴西总统特梅尔发表公报,称赞卡斯特罗是一个“有坚定信仰的领导人”,为信仰而坚持斗争的精神为20世纪下半叶留下了精彩篇章。

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在推特上对卡斯特罗去世表示哀悼,对他为哥伦比亚和平进程作出的贡献表示感谢。

智利总统巴切莱特表示,卡斯特罗在古巴和拉美地区都是一个为尊严和正义而战的领袖。

智利参议院议长里卡多·拉戈斯表示,许多智利人对卡斯特罗都心怀感激,并将牢记他。

据朝中社27日报道,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当天致电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国务委员会主席、部长会议主席劳尔·卡斯特罗,对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不幸逝世表示深切哀悼。

此外,秘鲁、哥斯达黎加、越南等国政要和政府也向卡斯特罗逝世表示哀悼。尼加拉瓜政府26日宣布进行9天国悼,阿尔及利亚总统布特弗利卡宣布从27日起全国哀悼8天,以纪念刚刚去世的卡斯特罗。

后续

奥朗德呼吁解除对古巴禁运

正在马达加斯加参加第十六届法语国家组织峰会的法国总统奥朗德26日呼吁取消对古巴的禁运封锁。

奥朗德在法语国家组织峰会开幕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法国一直以来视古巴为合作伙伴,禁运令必须“完全”废除。

他指出,对古巴的禁运若能废除,将给予该国一个“开放”并“完整”重返国际社会的机会。

奥朗德是在谈及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逝世的话题时发表上述言论的。他说,“在20世纪,菲德尔·卡斯特罗是一位伟大的人物,他给古巴革命带来了很多希望”。“他总是愿意,自豪地带领古巴抵抗外来压迫”。

奥朗德曾于去年5月访问古巴,成为古巴与美国关系缓和之后首个访问古巴的西方大国领导人。当时法国媒体指出,奥朗德抢在其他西方国家领导人之前访问古巴,这是一次重大外交行动,法国在欧盟与古巴关系正常化进程中走在了前面。

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后,美国政府一直对古巴采取敌视政策。1961年美国和古巴断绝外交关系。1962年,时任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签署法令,对古巴实施经济、金融封锁和贸易禁运。2015年7月,美国和古巴正式恢复外交关系,但美国仍未全面解除对古巴的封锁。

自1991年以来,法国每年都在联合国大会投票要求美国解除对古巴的制裁。今年10月26日,第71届联大以压倒性多数通过决议,再次敦促美国立即结束对古巴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封锁。美国首次对这一草案投了弃权票,而非反对票。

特朗普和奥巴马表态挨批

多国政要对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的逝世表态,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和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也不例外,不过两人却因不同原因遭到美国民众批评。

美国白宫26日发表声明,向卡斯特罗家人表示慰问,并表示,历史会记录和评价卡斯特罗给古巴人民和世界带来的巨大影响。

特朗普同日发表的声明则充斥着对卡斯特罗的负面评价。彭博社27日注意到,声明中并未重复特朗普在竞选期间许下的逆转美古关系正常化进程的承诺,只是声称他的新政府将“尽全力确保古巴人民能最终开启通向繁荣自由的进程”。

特朗普在声明中还不忘感谢古巴裔美国民众以及曾参与“猪湾事件”的美国2506突击旅的退伍老兵协会对他在竞选中的支持。

传媒娱乐公司马沙布尔公司网站27日报道,不少共和党人都认为奥巴马的声明立场过软,而特朗普的声明则受到网友嘲讽,认为他在一份对卡斯特罗措辞如此严厉的声明中居然还小小地吹嘘了一下自己受到的竞选支持,时机不太合适。

此外,部分美国国会议员认为,卡斯特罗的离世是美国解除对古巴经济封锁和贸易禁令的契机。主要依靠出口贸易的明尼苏达州的民主党籍联邦参议员埃米·克洛布彻表示,希望特朗普就任后重新审视这一问题。“很长一段时间美古政策没有基于理性,而是基于过去的幽灵,”克洛布彻说,“双方采取失败政策已有差不多50年了,是该改变的时候了”。

现场

古巴举国哀悼卡斯特罗9日

当乐曲停止流淌,当彩印报纸变为黑白,当街上人群开始无声啜泣……古巴进入为期9天的国悼期,追悼已故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

酒吧关张,餐馆停止供应酒精,娱乐活动全被取消……不像往日一般熙攘嘈杂,首都哈瓦变得安静、沉默,这使得哈瓦那大学数百名学生的口号听起来更为响亮:“菲德尔万岁!”

哈瓦那大学是卡斯特罗母校,1950年卡斯特罗毕业于这所大学的法律专业,获法学博士学位。

一名大学生告诉美联社记者:“菲德尔使古巴在全球享有盛名。对于贫穷、被边缘化的民众来说,古巴成为一个典范。”

另一名穿牛仔裤、白T恤的大学生在游行队伍里喊道:“菲德尔不死,因为人民就是菲德尔,我就是菲德尔!”其他学生马上响应,呼喊起来“我就是菲德尔”。

在哈瓦那市中心经营一家打印店的老板拉斐尔·乌尔贝说,在他心中,菲德尔和和父母孩子一样重要。

现年60岁的乌尔贝说,他出生在一个没有自来水的孤岛上。“那时候我们既贫穷又凄惨,但是菲德尔和革命到来了。他给了我做人的尊严,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给的。”

(原标题:马拉多纳:他是我的第二个父亲)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责任编辑:影

网友评论

本周排行

图片新闻

焦点关注